中国男装网 - 男装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新闻资讯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新闻资讯 > 第三世界国家男装设计师的崛起,是血,是痛,也是闪光的希望

第三世界国家男装设计师的崛起,是血,是痛,也是闪光的希望

信息来源:nanzhuang.biz   时间: 2021-06-04  浏览次数: 11

第三世界国家男装设计师的崛起,是血,是痛,也是闪光的希望

发现自身,开疆拓土,创造集体空间,同时也尊重个体特质 —— 这些存在于另一种文化与社会背景的时装设计师,教会了我们什么?

长久生活在当代主流世界中的人们,似乎流行接受「大失所望」,并将「大失所望」转化为一种类似于传染病的生活方式,仿佛对加入这一情绪大军表示鄙夷,便是「不时髦」。

而在遥远鲜闻的非洲内陆、夹缝中渴求生存的外高加索地区??那些土地上生活的人们,以虔诚的态度对待自己、对待所爱、对待文明、对待他人。在这其中诞生并演进的时装文化,也更像一种与生俱来的呼唤,与潮流无关,与产业无关。从粗粝的土壤之中,动人的萌芽破土而出。

9 月初,最新一季 LVMH 青年设计师大奖揭晓。除了大奖的最终获得者南非设计师 Thebe Magugu(入围选手中,最年轻的 Magugu 是 LVMH 青年设计师大奖第一位来自非洲的获奖者)之外,入选名单上,越来越多来自非传统时装世界的设计师涌现。尼日利亚、南非、以色列??这些设计师带来的时装表现力,区别于传统时装市场中由趋势左右的法则:以自下而上的方式,从普通民众的声音与生活取材。对比西方时装世界层出不穷的「挪用」「被动解读」,他们更懂得俯察周遭的生活与自己的内心 —— 这正是当下最稀缺的东西。有这样一辈新人的努力,或许更能让我们有理由用不被规训的眼光来重新体验世界。

尽管 Wekaforé Jibril 形容自己的家乡是一个「完全无法被启发」的地方,每个角落都是人与噪声,但它依然是一幅妙不可言的画卷?—— 那里是位于尼日利亚沿海地带的西非第一大城市,拉各斯。Jibril 对时装,抑或是对衣服的初体验,与温度有关。13 岁那年,因为邻居家用火不慎引发火灾,烧毁了身为面料设计师的母亲的布料,全家人被迫离开自己的居所,一家六口搬到迪拜。在迪拜开始的新生活,同时也是物质文明对粗野生活方式的大改造。一次,他亲眼目睹了父亲用电熨斗熨平了一条裤子。「滋」的一声:「那简直就是魔术。从那开始,我注意到了衣服,以及它背后相关的,被称为科技的东西。」已经是多个完整时装系列创造者的 Jibril 这样回忆道。

Jibril 也是一个有温度的人。他的温度来自一腔热血。2013 年,Jibril 推出了第一个胶囊系列 By Wekafore,随后又推出了多个成衣系列。家乡以及非洲大地给予他的一切,从此被如实地反映在他的设计中。尼日利亚的女性主义先锋作家 Chimamanda Ngozi Adichie 是 Jibril 眼中的故乡英雄。Adichie 笔下的故事披露了尼日利亚内战的种种真实伤痕,而 Jibril 从事服装设计,也憧憬着能带来比肩作家留给现世生活的鞭笞。经济和政治的大环境也给 Jibril 这辈人提供了机会。今年 8 月,尼日利亚总统布哈里出任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主席,并称将在明年大刀阔斧实行西非 15 国统一货币的举措。货币更自由地流通带来贸易机会的增加,时装工业也不例外。

放眼如今的拉各斯,年轻人是真正的潮流缔造者,家国历史的传承人,也是社会发展的奋进力量。他们是足球运动员、接受新式教育的大学生、摩托车手,平日里与机车和「死飞」(Fixed Gear)为伴。他们崇尚自由,像祖祖辈辈一样对冲撞感的配色和看上去不在同一次元的民族装饰物有着近乎狂热的爱。新潮的年轻人热衷于 Instagram,通过它缩短与世界的距离。他们了解自己,通晓自己赖以生存的土地文化,因此,Jibril 邀请他们演绎自己每一季服装目录与广告大片。这些拉各斯年轻人们出没于城中热闹的派对与集会,是当下西非文化中真实的酷孩子。Jibril 希望能通过设计与画面的安静,衬托出当下尼日利亚青年身上被真实对焦的生命力。

他们穿着 Jibril 擅长的极瘦剪裁感裤装、印花 T 恤、软塌熨帖的衬衫,刻意起球的毛衫,在尼日利亚的日光中呈现出别具一格的吸引力 —— 锐利,新鲜,看上去势不可挡,但眼神难掩稚气与柔情。同时,Jibril 也是当地有名的音乐人,他有自己的乐队 Egosex。尼日利亚传奇音乐家 FelaKuti 是他的偶像,后者是尼日利亚反腐败与反殖民主义的先锋。Jibril 也经常参与西非独立电影的制作。现在,他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巴塞罗那,并不断将尼日利亚有才华的年轻创作者介绍出去,让他们走向世界。

如果说西方的传统时装世界,是以寡头制来命题潮流并扩张声势,那么拉各斯青年们所代表的西非年轻一代,则是在坚守自我的基础上,开辟自己的渠道,表达他们内心中对和平的认同 —— 尤其是在霸权主义色彩的文化挪用现象不断发生的情况下。在这里发生的思考融合了创作者热血的个人表达,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在感性中诞生的设计。它与真情实感有关,与这片土地之上人们的集体回忆有关。没有与历史、与口号主张刻意为之的割裂,也不会讨好所谓主流来寻求话语权与立足点,这些特质都让今时今日的非洲时尚具有独特的包容度和共情度。

第三世界国家男装设计师的崛起,是血,是痛,也是闪光的希望

Wekaforé 每一季的广告大片均就地取材,在拉各斯对素人进行拍摄。

这让我想起一本名为《I Love to Dress Like I am Coming From Somewhere》的摄影书,摄影师 Flurina Rothenberger 是在科特迪瓦长大的瑞士人。他的镜头仿佛生活在非洲的普通民众一样贴近着这片土地,处处流露着尚未被现代社会开垦殆尽的原始感动,充满着怀旧的、极易达成的快乐观感。在这样的生活状态下,创作是自然迸发的生理需求:从原始精神状态下提炼融于现实的精华,再注入生活。当代非洲时尚,迎来的是一次理所当然的复苏。

同样来自尼日利亚拉各斯的另一位男装设计师 Kenneth Ize,是今年 LVMH 大奖的最终入围者之一。谈到 Ize 的成名,尼日利亚时装周(Arise Fashion Week)功不可没。成立于六年前的尼日利亚时装周关注着当代非洲世界新诞生的设计师,并将他们输送至世界,也为散居海外的非洲侨民、非洲本土设计圈与更主流的时尚圈建立了联系。

Ize 首次接触尼日利亚时装周,还是在维也纳留学期间的 YouTube 视频上。颇为时髦的,且发生在非洲本土的时装周,让 Ize 看到了家乡的时尚潜能。在此之前,生活在奥地利的他对尼日利亚时装的认知还停留在劳动密集型产业形态之下。必须认识到的是,Arise Fashion Week 不仅重焕了非洲时尚产业在当代的活力,也为非洲亟待解决的就业问题提供了可借鉴度极高的范本。

第三世界国家男装设计师的崛起,是血,是痛,也是闪光的希望

Ize 的设计中运用了传统手工编织。

Ize 擅于利用布料的拼接与色彩、材质的对撞,破解当代男性着装。富含诗意的审美大胆又蕴有层次,形似传统服饰与穿着制式的套装、衬衫强调着非洲式样传统在当下的变形。仅就 2019 秋冬而言,整个系列所选用的布料均为拉各斯本土匠人创造的手工编织面料。基底的「气」加强了衣服的地域特质。Ize 的作品通过 Arise Fashion Week 引来 LVMH 的关注,也让诸多如同 Ize 一样的新设计师看到绽放的希望。

时尚始终是有所指的。究其本意要看其为什么而发声。无论是否有黑人背景,对黑人文化有怎样的了解,当下的非洲时尚为平权与发声提供了非常好的对话平台。「根植于自己的文化之中」—— 当设计师 ThebeMagugu 这样解释他的创作初衷时,我更深刻地了解到这片土地上的人创作热情的来源。世界时有乱流,但只要对自身足够了解,对文化足够自信,就能建立起与外部世界足够平等的投射,幸运的话,还能让这种投射叫好又叫座。

Magugu 最终荣获今年的 LVMH 大奖。他因此获得 30 万欧元的奖金,并将在未来一年内得到 LVMH 集团内部时尚专家的指导和支持,除了设计之外,还涉及知识产权、采购、生产分销、形象和传播、营销、可持续发展等其他方面。Magugu 的女装设计工整且十分现代。LVMH 大奖赛的评论人之一Sarah Mower 早在结果公布前,便表示了对 Magugu 作品的喜爱,尤其是系列中内衬上印有人权宣言的夹克。设计师来自 Kimberley,南非中部的一个小城。资源的匮乏鞭策人们不断渴望向外探索,Magugu 对我讲述道,他为了学习时装而离开家乡,来到约翰内斯堡学习时装设计与时尚摄影。在毕业并完成实习后,开始了自有品牌的创立与发展。

「南非的年轻人非常独特,因为他们在他们的传统和文化以及这种全球化的世界观之间徘徊。他们同时存在于两个世界,从而创造了一种完全无法模仿的外观和风格 —— 你不会在其他任何地方找到它。年轻人尽管处在一个失业率非常高的年龄段,但他们的创造力和艺术感知力,在某种程度上有可能改变这个国家。整个世界似乎都在等着他们,看看他们下一步会怎么做。」Magugu 解释说。他崇拜设计师 Miuccia Prada 和 Jonathan Anderson,将他们视为人生偶像。他觉得设计师如他们,亦偶像,亦导师,不仅为当代世界提供穿衣样本,更让人有兴趣对时装所包裹的有血有肉的内在进行剥离和思考。

第三世界国家男装设计师的崛起,是血,是痛,也是闪光的希望Thebe Magugu 2019 秋冬系列大片,由摄影师 Aart Verrips 拍摄,Thebe Magugu 本人造型。

常以「好奇」姿态向外部探求的我们,或许更需要自省:与关心世界发生了什么相比,世界如何与南非接触,打破观念中的屏障更为重要?—— 无论是音乐、时尚,还是历史、文化和艺术。Magugu 认为当下南非,抑或非洲人更关心自己的故事和文化,而非试一味效仿和打动西方,以便打破外界想象中的魔幻壁垒。这,是人与故乡的默契本能。

「我希望我的服装不仅能展现非洲奢侈品的当代风格,还能让人们用衣服和品牌作为资源来了解每一个传承系列的文化和故事。」Magugu 以展示祖国真正的景象?—— 无论好坏为己任。尤其当我们生活在人与人之间并不融洽的当下,Magugu 希望能将这种能量转化为富有成效的东西:「我也会对周围发生的恶性事情感到非常沮丧,这无助于忽视或扼杀它,所以我把它引入了系列中。」在 Magugu 的「Home Economics」系列中(Magugu 将自己的每个系列都命名为学校的课程,以此呼吁当地年轻人与政府机构重视教育的力量),设计师探索了非洲南方某些地区妇女待遇的不公正乱象。「处理我们周围发生的事情很重要,但积极有利的方式则能够保证不会伤害他人。」

正是因为对自身问题的反思,资源的缺乏,南非给设计师带来了持续的机会去尝试。不仅仅是看到问题:「我认为解决就是给问题的后缀打勾,这是设计师之所以被需要的真正原因 —— Problem-Solving(解决问题)。」

8 月 28 日,LVMH 将此前的大奖赛特别奖「Special Prize」正式更名为「Karl Lagerfeld Prize」,以此致敬已故时装设计大师 Karl Lagerfeld。第一位 Karl Lagerfeld 大奖的得主,是以色列男装设计师 Hed Mayner。

Mayner 出生于以色列 Amuka,曾在耶路撒冷比撒列艺术学院研读,后来又转到巴黎法国时尚学院,学习现代时装和工艺。「穿着不是你的尺码的衣服,并通过这样的做法发现一个新的轮廓。」经过几季的洗礼,Mayner 已经在巴黎时装周崭露头角,他对我这样解释他塑造的品牌美学。购物网站SSENSE 对 Mayner 的定义是:「充分考虑到了当今颇有阅历的唯美主义者的喜好。」做一个看上去有阅历的穿着者,这的确是个有韵味,又符合很高标准的评价了。

第三世界国家男装设计师的崛起,是血,是痛,也是闪光的希望

Hed Mayner 2019 秋冬。

以色列是有着上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政治与宗教的纠纷,将这个国家的活力如被迷雾笼罩一般。列举当代以色列文学、电影或者时装。我能想起的是 Amos Oz 的《爱与黑暗的故事》。「在那里,在山那边,新型的犹太英雄正在涌现。他们皮肤黝黑,坚韧顽强,沉默寡言,这些青年男女是拓荒者,英勇无畏,粗犷强健??」这本书在五年前被改编为同名电影,由有着犹太人血统的女演员 Natalie Portman 主演。电影以精湛贴切的氛围建构,与优雅的服装设计深入人心。而原文中描述战争中以色列民众面貌的语句,用来描述 Mayner 的风格似乎也能戏剧性地相互符合。

他的男装设计落拓诗意,带着符合「伤痕美学」的慈悲,描绘了原本抽象的、富有犹太传统的当代时尚精神,尤擅长运用长线条的套装,反映 Mayner 对于日本禅意文化与犹太民族美学的理解。不同的文化美学融合,让人联想到清修的圣方济各的形象 —— 脆弱、传统、权力,以及当代贵族。他的表达方式,与一众非洲裔设计师截然相反:Mayner 更加博采众长,以强调自身文化基底的新审美观。

秩序,与比例的协奏构成美。这些能够打动人的必要项,须先融入社会思潮,引起共鸣,才能在衣食住行上得到演绎和补充。非传统时装世界的新星们,之所以让人关注的原因,不仅在于勇敢无畏的态度,更有对这一态度的应用。在一定程度上这比设计师想要呈现的作品更深入人心。

格鲁吉亚,是在后苏联时装潮流诞生下,一跃进入人们视野的话题国度,每年独立于传统四大时装周的第比利斯时装周(Tbilisi Fashion Week)以独特的「后苏美学」开始逐渐得到关注,对打破格鲁吉亚神秘遥远的形象有所帮助。但对于本土的时装设计师来说,环境并没有看上去那么乐观明朗。其中夹杂着许多不可抗力因素。

格鲁吉亚地处外高加索三国之一,自然资源匮乏,经济发展滞缓,独立前后的数年间政治气候不明朗且多动乱。青年们义愤填膺,却苦于寻不得出口。Demna Gvasalia 的成功,是当下格鲁吉亚青年向往「出头天」的范本。虽然临近自由主义丰饶的欧洲大陆,却因为极强的宗教(东正教)思想管制,本土政权(三权分立的总统制)的传统思想打压,以及邻邦俄罗斯强势压力的制约,格鲁吉亚青年们的娱乐渠道与纾解方式非常之少,对小众文化的包容度更是极低。其中 LGBT 群体最受压迫。生活在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的Akà Prodiàshvili 便是其中之一。

Prodiàshvili 现如今是格鲁吉亚青年文化浪潮中最耀眼瞩目的先锋之一。他是变装爱好者,并为他的一众好友们设计 Drag Queen 式时装,也从此开始自己的时装设计。Prodiàshvili 最为人熟知的作品,应该是 Lady Gaga 现身曼哈顿酒店时的黑色镂空性感连衣裙。这件连衣裙来自设计师最新的春夏系列。Gaga 经常穿格鲁吉亚设计师的作品,然而,她这次的选择对格鲁吉亚设计师来说有另一种意义。Prodiàshvili 一直在抗议格鲁吉亚的同性恋恐惧症,参加公众示威游行,助力相关俱乐部文化等等。通过穿着 Prodiàshvili 的这套衣服,Gaga 公开表示了支持 Prodiàshvili 的态度。这看上去是一次扬眉吐气的胜利。

第三世界国家男装设计师的崛起,是血,是痛,也是闪光的希望LadyGaga 身着 Prodiàshvili?现身曼哈顿酒店

但回到这个闭塞的高地,事实却并非如此。Prodiàshvili 今年 23 岁,他形容自己的成长是在一次次的抗争和拒绝打压下度过的。从童年起,他就一直在画画,拍摄,化妆,制作变装服和配饰。生活在古老刻板意识形态下,他的所爱,是一种不被理解的出格。我的一位去格鲁吉亚探索地下俱乐部文化的朋友告诉我,在这个刻板严肃的国度,LGBT 群体,以及变装爱好者们,如中世纪被教皇唾为「异端」的不安分子,在整个社会的自由度和生存空间是非常小的。他们的生活充满障碍,并经常遭受保守派的公开排挤。但坚强奋进的格鲁吉亚年轻人总是试图将它们视为人生课程。他们用愈加躁动繁盛的地下俱乐部文化,与镇压抗衡,试图为弥补意识形态之差的鸿沟做出一点点努力。

Prodiàshvili 向往美国经典的变装派对人物形象。就在前段时间,前 Hood By Air 秀场音乐制作人,也是设计师 Shayne Oliver 的好友 Arca,穿着设计师的黑色夸张风格乳胶紧身衣,也获得了更广泛的关注。但他的主要灵感来自离家更近的 LGBT 社区,Instagram 是最生动的灵感板展示。桃粉色紧身衣,庞大的黑色真丝连衣裙,设计师擅长的抽褶装饰与夸张俗艳的化妆风格,构建出惊悚的哥特氛围。这些小小细节的多层堆砌,都来自于对第比利斯当地的同性恋群体的观察。

今时今日,当不少冷酷的经济学家还信奉「世界是平的」论调之时,依旧有那么多时装设计师们勇于将这个不安世界的棱角继续锐化,以赢得一点点被忽视了的尊重。这是自信,是自知,是自重,更是珍贵的自省。何以振聋发聩?也许就是让微弱的声音,竭尽全力,聚集在一起。

撰文:王楚瑜

图片承蒙品牌提供

编排:Lu Wang

Copyright ? 2019 T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男装网证实,仅供您参考